最中国的油画家

在我看来,詹先生是现实生活中传奇故事人物的现实版。他是一个未见本人则不可思议的现象。永远高扬着高贵的头,使一般的凡夫俗子无法平视而高山仰止。高大、正派、干净而儒雅。在所有活动中都能立即在人群中显示出他的卓尔不群,其学术研究甚至政论皆逻辑清晰,侃侃而谈、气质高雅令人肃然起敬。但开心时,又时时露出孩子般的笑容,这时你才会相信他也是平凡的存在……

一、院长之邀

2009年我调任中国国家画院工作,经过一年的调研,了解到1982年文革后恢复秩序时期,按照周总理在世时的安排抢救老一辈国画艺术家的工作被提到议事日程。当时由谷牧副总理牵头,召集李可染、黄胄等先生研究创办一个机构抢救中国画,此事也得到万里、姚依林、方毅等领导人的关心支持,据说叶帅对此也非常支持,还常去藻鉴堂看画钓鱼。据会议记录显示,谷牧说“现在要恢复秩序,先把国画、书法和研究抢救起来,等经济恢复了还要把油画、版画、雕塑也抓起来……”按照这样的思路,我考虑改革开放三十年经济建设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应该按照老一辈的遗愿,采取专聘结合的用人制度,把全国多个专业的精英集中起来,把专业加全,按照蔡武部长的指示做大做强。那么,每个专业院的带头人,也就是院长的人选就非常关键。经过一年的广泛征求意见,决定成立八个专业院,聘用方增先为国画院院长,詹建俊为油画院院长,黄永玉为版画院院长,钱绍武为雕塑院院长,邵大箴为理论研究院院长,袁运甫为公共艺术院院长,沈鹏为书法篆刻院院长,组成了美术的国家队。一次展览结束后,我在送詹先生回家的路上详细解释了上级的要求和我具体的想法,得到先生的完全肯定,并欣然接受我的邀请担任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的院长,随后的十年,先生亲力亲为、呕心沥血,创造了油画院的十年辉煌。

此条目发表在策划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