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寒迎年待新春(解码二十四节气)

  走过春夏秋冬,终于迎来了二十四节气的最后一个节气——大寒。同小寒一样,大寒也是表示天气寒冷程度的节气。《授时通考》引《三礼义宗》云:“大寒为中者,上形于小寒,故谓之大……寒气之逆极,故谓大寒。”文人诗词中,大寒多有凛冽之气,比如宋人陆游苦于“大寒雪未消,闭户不能出”。

  大寒通常于公历1月20日至21日交节,此时正值农历岁末,民间历来有“大寒凛凛在年关”“大寒迎年”“过了大寒,又是一年”的说法,这期间的不少习俗充满了辞旧迎新的意味。人们忙着赶年集、办年货、写春联、扫尘洁物、除旧布新,过年的喜庆和热闹逐渐浓烈起来。

  挨着年节,不论城乡,家家都将房屋彻底打扫一番,清洗衣物用品,疏浚明渠暗沟,俗称“掸檐尘”“掸尘”,也有叫“换新”“掸新”的。清人蔡云《吴歈》诗云:“茅舍春回事事欢,屋尘收拾号除残。”一般人家在腊月廿三、廿四或是廿七挑个日子开工。掸尘有祓除晦气之意,“尘”与“陈”谐音,意味着除陈布新、除旧迎新,因此不仅要打扫得干干净净,连工具也颇有讲究。钟毓龙《说杭州》记载掸尘时要“扎竹枝为大帚,承之以竿,屋角檐隙,无不加以扫除;桌椅杂物,无不加以洗涤,预备过年”。这把掸尘的扫帚日后还要用作谢灶引火,爆裂时噼里啪啦声如爆竹。天台一带,掸尘使用新竹扎的竹枝、新早稻草制成的掸刷,新竹枝象征迎新,早稻草则是迎春早得吉祥之意。

  各地又有腊月廿三、廿四祭灶的习俗。祭灶的对象是灶君,民间还有灶神、灶王爷、司命、灶界老爷等称呼。传说灶王爷安身于灶头,充当天神监视家庭的耳目,灶王爷会在腊月廿三或廿四上天汇报,并在除夕带着上天的恩赐或是惩罚重回凡间。家庭生活免不了磕磕碰碰,人们担心灶王爷打小报告,于是便要热热闹闹地举行欢送仪式,为他践行、与他套近乎,这便是祭灶,又称送灶。在众多祭灶供品中,胶牙糖不可缺少。胶牙糖黏性很大,俗信以为此糖能黏住灶王爷的牙齿,不让他调嘴弄舌、说坏话。各地胶牙糖形状不大一样,苏州的胶牙糖做成元宝状,俗称“糖元宝”;绍兴一带是圆圆扁扁的,像一个厚厚的小烙饼;杭州一带则是搓成长条状的。北方地区妇女们还要赶着蒸花馍,以备供奉灶君。从灶神上天的日子开始,诸事百无禁忌,待到除夕夜,灶神返回人间,又有一番接灶仪式。

  寒冬进补历来受到重视。大寒虽仍处于寒冷时期,但春的气息已开始萌动,因此多讲究食用一些具有升发性质的食物,以顺应春季万物生长之势,比如桂皮、生姜、人参等。苏州有谚云:“大寒大寒,防风御寒,早喝人参、黄芪酒,晚服杞菊地黄丸。”在广州佛山一带,人们惯于在大寒节气用瓦锅蒸煮糯米饭,糯米性温、味甘,有御寒滋补的效用。说到糯米饭,人们最熟悉的莫过于八宝饭了。此饭以糯米、糖为主要材料,杂以桃仁、红枣、莲子、桂圆肉、葡萄干、白果、百合、青红丝等,好看又好吃,是除夕餐桌上常见的美食。

  在二十四节气中,大寒意味着终结,却也是开始。冬至一阳生,经小寒、大寒而阳气渐盛。过了大寒又立春,迎来新一年的节气轮替。寒风中,我们聆听着春的讯息,顺应时节而收藏、生长,也体味着二十四节气所蕴含的生活智慧与生动的人间烟火味。

  (作者为杭州师范大学副教授)

此条目发表在活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