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寒:寒雪消处春意升

腊酒自盈樽,金炉兽炭温。年关将近,大寒已至。在二十四节气的终章,寒潮裹挟着岁末的晷时,也标志着品物的轮回复始。

云南丽江古城黑龙潭公园,梅花绽放。新华社发

大寒即为极致的严寒。据古籍《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所载,“十二月中,月初寒尚小,故云。月半则大矣。”《二十四节气解》则言:“大者,乃凛冽之极限。”大寒节气,频繁南下的寒潮,带走了空气中的余温与水汽;此时寒风朔朔、积雪不化,天地间雪虐风饕,唯留极致的凛冽。晨起时分,映入眼帘的是“阶前冻银床,檐头冰钟乳”;放眼远眺,举目皆为一片“风鸣北户霜威重,云压南山雪意高”;大雪未消,小酌之间吟叹“大寒岂可无杯酒,欲致多多恨未能”。在一片清寒间围炉静坐,却是难得的静谧温情。

云南腾冲市马站乡响水沟山谷里,叶片上凝结了晶莹的冰。新华社发

古代将大寒分为三候:一候鸡乳,即进入大寒时节,母鸡感受到寒冷中的春意,开始准备抱卵育雏;二候征鸟厉疾,指鹰隼猛禽杀气盛极,变得迅猛凶戾、更善猎击,为御寒加紧觅食;三候水泽腹坚,意为湖水冰冻到了极致,连河心也变得坚固,也成就了冰面嬉戏的欢乐。物候转化中,蕴藏着循环往复的自然哲理。正所谓“大寒到顶点,日后天渐暖”。千里冰封之下,众生在蛰伏中积蓄能量,只待寒极必暖、冰雪消融,在春天绽放最昂扬的生机,让人不得不叹,四时流转间皆是万缕哲思。世间甲子须臾事,须知一时颠簸起伏不足惧哉,否极泰来、枯木逢春才是不易之理。世事无常中,唯有处逆境而不冤抑、于顺境亦不沦溺,才能在人生沉浮中安之若素,涵养一份明月入怀的旷达心境。

在重庆市南川区北坡景区拍摄的“雪鸭”。新华社发

此条目发表在策划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