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种植牙“万元时代”专家解读“史上最难集采”

平均中选价格降至900余元,与集采前中位采购价相比,平均降幅55%;全国近1.8万家医疗机构参与集采,采购需求量达287万套……1月19日,口腔种植体系统省际联盟集中带量采购中选结果公布。

有“史上最难集采”之称的口腔种植牙集采难在哪儿?此次集采有哪些看点?本次集采结果对百姓意味着什么?针对这些问题,本网记者采访了首都医科大学国家医疗保障研究院院长助理蒋昌松。

史上最难集采”难在哪儿?

“有人称种植牙集采是‘史上最难集采’,也有人把这一过程形容成一次‘小型医改’。”蒋昌松介绍,口腔种植的费用大致分为种植体、牙冠和医疗服务三个部分。本次集采通过“带量”促进竞争,挤出了种植体的价格水分。

这次由国家医保局指导和协调、四川省医保局牵头的省际采购联盟集采,其难度之大、时间跨度之长、过程之艰辛,远超其他药品与耗材集采。

“不同于以往耗材集采,口腔种植牙相关的服务大多属于非医保报销范围,是消费医疗领域,市场化程度高,民营医疗机构约占80%的市场份额。同时,种植体品牌集中度高、产品系统组成和种植牙费用构成复杂等,都为此次口腔种植牙集采带来不小难度。”蒋昌松说。

口腔种植体系统集采相当成功

“这一次的集采相当成功。医疗机构积极报量,企业积极参与,中选产品丰富,可有效满足临床需求。”蒋昌松介绍,中选产品平均中选价格降至900余元,与集采前中位采购价相比,平均降幅55%。本次集采汇聚全国近1.8万家医疗机构的需求量,达287万套种植体系统,约占国内年种植牙数量(400万颗)的72%,预计每年可节约患者费用40亿元左右。

同时,本次集采共有55家企业参与,其中39家中选,中选率71%。中选企业既包括一些知名国际企业,也包括国内企业。集采前价格较高的士卓曼、登士柏、诺保科种植体系统从原采购中位价5000元降至1850元左右,市场需求量最大的奥齿泰、登腾种植体系统从原采购中位价1500元左右降至770元左右,中选产品丰富,实现与临床需求的良好匹配;纳入了四级纯钛及钛合金两种材质性能更好、临床认可度更高的种植体,并覆盖了口腔种植体其他耗材部件,能够满足绝大多数临床使用需求。

“本次集采创新了‘k值’计算法,通过科学的计数方式取产品市场有效低价数。”蒋昌松表示,新的“k值”计算法对原本低价产品来说,价格变动幅度影响较小;但对原本价格昂贵的产品而言,则需要更大的降价力度才能入围,确保产品降价更科学合理。从效果上看,几乎国内市场的品牌产品都参与到了本次集采竞标竞价。

告别种植牙“万元时代”

“最晚在今年5月前,大家就能享受到本次集采之后种植体的价格了。”蒋昌松说,目前在大城市的大医院,种1颗牙价格在2万元左右,集采落地之后可实现千元级别,也就是说告别了种植牙“万元时代”。但每个地方也会存在一定差异,如北京等一线城市,种植1颗牙可能8000元以内,在部分经济相对没那么发达的地方,价格可能是4000~5000元。

种植体集采降价,从“批发”到“零售”的环节,会不会再涨价?蒋昌松表示,在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项目和医用耗材分开计价收费,医用耗材执行“零差率”销售政策,中选价格就是患者最终向医院支付的种植体价格。

在民营医疗机构,口腔种植价格实行市场调节,允许民营医疗机构在种植体中选价格基础上加成一定比例。为保障患者知情权、提高透明度,引导患者作出适宜选择,本次集采中选价格面向社会公开发布,各省医保局官网也将长期公布种植体集采中选价,方便患者对比民营医疗机构加价幅度,引导患者前往价格合理的医疗机构就医。同时,也将对价格虚高、收费不合理、虚假宣传的医疗机构予以公开曝光,引导民营医疗机构制定符合市场竞争规律和群众预期的合理价格,真正让患者享受到集采降价实惠。

此条目发表在活动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